在健身房卖健康餐,餐饮公司和健身俱乐部找到了契合点

2017-09-29 观点朱弘扬

马萨诸塞州纳蒂克镇(Natick)有一家名叫CrossFit New England的健身房,肖恩·波特(Sean Potter)是这家健身房的一个会员。波特喜欢这家健身房的一点是,在这里做完锻炼后,起身就能买到猪排。


现在,越来越多像波特一样的健身爱好者在健身房购买现成的已加工食物。“原力餐”(Paleo Power Meals)是波特最喜欢的一家健康餐,每周两次向CrossFit New England健身房提供新鲜的早午晚餐,供其冷藏。不上班的时候,波特每周会买几次现成的饭,比如纯天然的巴克夏猪排,撒上红椒和青椒、淋着葡萄酒醋,就着花椰菜泥。也有其他会员则会提前预定,健完身后拎着满满一袋子主菜离开健身房。


在健身房卖健康餐,餐饮公司和健身俱乐部找到了契合点


波特已经有了自己的家庭,育有三个孩子。当谈到为何开始经常在健身房买健康餐,尤其是午餐的时候,这位40岁的软件销售员解释称:“第一,每周做饭不如每周陪陪家人;第二,出去吃饭不如多花点时间健身。”


多年来,餐饮公司为顾客配送了许多诱人的食品外卖。现在,他们发现了一个新市场:那些时间有限却对健康和食物安全有很高要求的人群。为了尽可能降低运送成本,许多公司决定将餐点放在这些客户频繁出现的地方:健身房。


包装精美的健康餐正在各地兴起。其中包括曼哈顿的一处健身房Tone House,这里的一项运动训练课程要花费40美元;肯塔基州帕杜卡市的Energy Fitness提供的食物,据其总经理莎伦·黑尔斯(Sharon Hales)称,受到了千禧一代美食爱好者以及极具预算意识的独居老年人的喜爱。


Energy Fitness四分之一的会员在“美格菲餐饮”(Megafit Meals)购买食物。这些食物在肯塔基州本顿县附近完成制作,送到训练馆的冰柜里冷藏。黑尔斯表示,健康餐的供应可以帮助会员们继续坚持减肥健身目标。


在健身房卖健康餐,餐饮公司和健身俱乐部找到了契合点

▲肖恩·波特(Sean Potter)从健身房买到的营养餐


她说道:“如果他们离开我们俱乐部,开上一段路,却吃到不健康的食物,那么这一切就没有任何意义。”


在健身房享受这种标准午晚餐服务,花费在一般在8到14美元(一次多单,食物需要冷藏或保温的远距离配送,收费30美元起)。喜欢这种服务方式的人表示,这样吃不会比去食品店买草食牛肉和有机蔬菜贵多少,而且还省去了买菜、做饭和收拾的过程。


这些食物通常都贴有标签,详细标明其含有多少蛋白质,碳水化合物和脂肪,还有卡路里和食材种类。有些食物是专为素食主义者准备的,或根据一些低碳水化合物的健身计划来搭配食物,比如“原始膳食”、“完整30天”。后者要求人们30天内不能摄入糖、谷类、乳制品及其他一些食物。


Life Time健身俱乐部位于明尼苏达州钱哈森市,拥有127家连锁店。俱乐部目前正在完善“外带餐点”服务。店里从之前仅有几种基础菜品——墨西哥辣椒鸡肉(enchiladas)以及玉米卷饼——增至约30种,包括搭配烤蔬菜的阿根廷香辣酱(chimichurri)牛排以及唐辛子(togarashi)金枪鱼。


LifeCafe是Life Time俱乐部旗下的一家休闲款餐厅,其高级副总裁贾森·万斯(Jason Vieth)说,俱乐部会员们会“尽量避免吃碳水化合物和糖,他们热衷于蛋白质和新鲜蔬菜”。


在健身房卖健康餐,餐饮公司和健身俱乐部找到了契合点


渥太华一家减肥中心——“肥胖症医学研究所”的医疗主任尤尼·弗里德霍夫(Yoni Freedhoff)表示,有越来越多的人注意食品的天然性,这是一件好事,但是对于普通人来说,选择长期吃已加工食物从宏观上来讲会对健康状况造成不好的影响。而且亲自做一顿健康餐,并与家人朋友分享,这也是非常重要的。


“我们把这个过程描述得非常困难,并且需要付出巨大的努力,我认为这是错误的,因为实际上并不是这样,”弗里德霍夫说。


许多健身行业的大咖们承认,在减肥过程中,饮食选择比运动所扮演的角色更重要。美国陆军计划将健康的食品运送到训练中心,包括三明治、沙拉和盒装早餐。


“有些时候,我们的餐饮设施和训练中心之间有一段距离,所以有时候士兵必须在锻炼和吃早餐之间做出选择,”军区健康计划经理蒂姆·希格顿(Tim Higdon)说,“这样一来二者就可以兼得了。”


他说,明年春天,一些训练中心可能就会做出相应改变。


Fitness Asylum俱乐部在马萨诸塞州有三家健身室。公司CEO邦妮·勒弗拉克(Bonnie Lefrak)体验了六次打包健康餐的服务,并表示这给她忙碌的生活带来了一些慰藉。


在健身房卖健康餐,餐饮公司和健身俱乐部找到了契合点

▲马萨诸塞州的“健身庇护所”(Fitness Asylum)


“我知道,如果我饿了,那我吃掉的就是孩子的饭。我把这些人称作‘全食妈妈’。”勒弗拉克说道。最近,她开始在自己开在马萨诸塞州哈德森的分店售卖从纽约Kettlebell Kitchen餐饮公司购入的餐食。


勒弗拉克说,她曾在开业典礼上向问会员们有多少人喜欢做饭,“举手的人不是很多。”


一项全国性研究指出,要想提供食品配套服务,包括提供配料和配方,其实并不容易。巴尔的摩的Terra's Kitchen餐饮公司主要提供食品配套服务,但其首席执行官迈克·麦德维特(Mike McDevitt)表示,已加工食品占销售额的16%,这一比例还在迅速上升。


勒弗拉克表示,“就现有的这两块市场而言,能够提供已加工食品的那一个将会胜出。”


声明:本文为懒熊龙8编译自 The Wall Street Journal,原文作者为Rachel Bachman


在健身房卖健康餐,餐饮公司和健身俱乐部找到了契合点

评论

还可以输入500个字符

评论

登录后参与评论

全部评论(0

扫描二维码分享到微信
确 认
扫码关注懒熊官方微信
');})();